7/1/17

美國外語教學與學習挑戰



根據最近兩份調查報告顯示,美國K-12學校缺乏英文以外的語言溝通能力,可能造成美國經濟及軍事方面的威脅。來自於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 Sciences)及美國國際教育諮詢會(American Councils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提出的報告顯示,公立學校及州教育部門在找到合格的世界語言教師及跟上全美語言學習腳步上面臨挑戰。

美國國際教育諮詢會針對各州外語課程註冊資料所做的調查顯示,估計美國有160萬的K-12學生學習一項世界語言或美國手語,意即每5名學生之中僅有1人在學習外語或手語。研究團隊同時發現,學校在外語教學與學生語言學習的相關知識方面也極度欠缺。

其中至少有兩個州有少於10%的學生在學習英文以外的語言。美國國際教育諮詢會外語教學執行主任馬提˙艾伯(Marty Abbott)指出:「我們國家在讓學生從小即學習其他語言的環境中長大這方面,還有漫漫長路要走。我們的未來仰賴我國與世界接軌的程度,然而美國人要做到這點似乎很困難。」

研究人員提出,問題的困難點出在所謂的迫切需求語言,像是被認為悠關國家安全及公認最難學的阿拉伯語,卻是在眾多語言中授課最不普遍的。

相較於西班牙文、中文、法文及越南文,比較少美國人會講阿拉伯文。根據聯邦2013學年度的資料,阿拉伯語是全美K-12公立學校裡,第二多英語學習者在家講的語言,全美課室裡有將近11萬名學生在家講阿拉伯語。儘管如此,相較於21世紀需求度最高的阿拉伯語,卻有8倍多的學生註冊拉丁語,一個日常生活中已經沒人在用的語言。

在國家需求與地方提供學習之間搭不上線,很明顯的是學習阿拉伯語的學生人數有所不足。自從2001911日阿拉伯國家對美國的攻擊行動之後,美國政府即亟力想要聘僱講流利阿拉伯語的人。然而,事隔15年的今日,全美卻僅有少數的學生投入學習這個語言的行列。

全美K-12學校裡學習阿拉伯語的學生人數是呈現成長的,估計約有26千名,然而那個數字顯示的是少於0.25%的學生在學習外語。在911之後領政府補助款教阿拉伯語的老師雖然可以在學校找到工作,但他們的課並不全然受到歡迎。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反回教的言論則引發人們對這個語言與文化的恐懼與排斥,而一些議題也在學校裡產生某種程度的影響。20158月休士頓的居民在一所新的阿拉伯語沉浸學校(Arabic Immersion Magnet School)前抗議,指責911攻擊就是阿拉伯人及伊斯蘭教徒做的。其中一個抗議者手上的標語寫著:「Qatar out of our school (卡達滾出我們的校園)」表示對卡達國際基金會(Qatar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的抗議。該組織為一慈善機構,計劃在今(2017)年投注250萬美元於美國25K-12學校進行阿拉伯語教學,包括休士頓該所沉浸學校。

該基金會的經費用來補助阿拉伯語課程,包括全美8個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等大約24百名學生。該基金會的資深課程顧問阿勒芙(Carine Allaf)說:「我們從來沒有直接到學校去,把錢丟在他們桌上,要他們照我們的意思做事。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推廣跨文認知,而語言學習是了解其他文化最好的方法。」

卡達國際基金會的目標,設定在未來五年讓學習阿拉伯語的學生增加一倍。不過阿勒芙說她也知道,儘管有會講那個語言的員工,對那些要跟阿拉伯世界做生意的跨國公司及產業是很有幫助且有其必要性的,但在這裡語言學習仍然沒有被視為學習主流。

專家學者指出,語言學習潮流變化莫測,在1960年代,美國與蘇聯冷戰及爭奪航太實力時期,學生爭相上俄文課。到了1980年代,日文變成熱門選項,因為許多人把日本視為主要經濟競賽國。然而,十年之後,卻只剩1%不到的K-12學生把目標放在學習這些外語上。歐巴馬白宮(the Obama White House)與美中強基金會(US-China Strong Foundation)則把目標訂在2020年前,讓1百萬名美國人學習中文,所以學習一個全世界最普及的語言的學習潮正在興起當中。全美各地K-12學校裡,有超過200個中文雙語課程,讓學生可以同時學習中文及英文。相較於2009年僅有大約10個這類課程而言,這樣的成長速度很驚人。

艾伯說:「就一個國家而言,我們的語言學習情形隨著經濟競爭脈絡移動。」

主題類別:語言教育
資料來源:
Education Week -- June 20, 2017

http://www.edweek.org/ew/articles/2017/06/21/just-20-percent-of-k-12-students-are.html
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陳憶如摘譯